抗菌抗病毒材料“绿盾”惊艳问世,一撕得深耕新材料助力包装升级

5月20日,一场别开生面的发布会在网上播出。
 
作为曾发明并推出拉链纸箱的一撕得创始人邢凯,这次为了应对疫情给零售业带来的困扰,特对外发布了抗菌抗病毒材料“绿盾”和基于这个技术生产的外卖包装纸袋“小绿袋”。
 
在当前的疫情防控背景下,这场看似低调的发布会显得非常有意义。
 
需求和现状
 
2020年,伴随新年的开始,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型冠状病毒牵动全国人民的身心。
 
为保证一线医护防疫物资需求,解决口罩紧缺问题,很多企业纷纷调整生产线,加急生产口罩、防护服。而包装产品作为防疫物资必备品,一时之间也出现“一箱难求”的状况。
 
在这样的情况下,很多包装生产厂家基本上陷入了压成本、讲规模、无视创新,无视原材料的盲目生产境地。
 
然而,消费者的新需求依然得不到满足。
 
毕竟,疫情之下安全健康是首位。消费者收到的外卖,快递箱,快递袋,使用的购物袋及饮料杯都是日常频繁接触的包装产品。那么,如何让这些包装减少细菌和病毒呢?
 
一撕得提出了一个新的思路,就是寻找抗菌抗病毒包装。

 
因此,在这样情况下,除去整合全国供应链解决防疫物品的包装刚需外,一撕得还在投入力量潜心研发相关技术。
 
这就是“绿盾”材料的由来。
 
想要战胜“敌人”,要先弄懂它
 
首先,致病的病毒算是最简单的生物体了,简单到“令人发指”的程度,只有一层柔软的蛋白质包裹着一般不超过15个片段的基因。细菌是比病毒“相对高级”一些的原核生物,可以从自然界获取物质和能量,能独立生存。
 
病毒遇到宿主细胞,就利用宿主细胞的物质和能量不断进行子代病毒的繁殖,从而阻断或抑制宿主细胞的正常代谢,导致细胞损伤,最终使细胞裂解。虽然,病毒离开宿主一段时间后会死亡,但是,飞沫、鼻涕等可能含有病毒生存所需的活体细胞,依旧会存在传染风险。
 
细菌对寄主的侵犯,包括细菌吸附于体表,侵入组织或细胞,生长繁殖,产生毒素,乃至扩散蔓延以及抗拒寄主的一系列防御机能,造成机体损伤或引起例如发热等不适反应。
 
 
抗菌抗病毒材料
 
即使是细菌,也需要对应的消炎药物进行消灭,而病毒目前为止还没有有效的药物可以处理。因此,现在国际上通用的方式,是采用抗菌抗病毒的材料来保证我们接触不到这些病菌。
 
抗菌材料是指具有抑制或杀灭细菌能力的一类新型功能材料,其有效成分为抗菌剂,包括无机抗菌剂、有机抗菌剂、天然抗菌剂三大体系。
 
天然抗菌剂是人类最早使用的抗菌剂,对人体无毒、无刺激,但耐热性较差,杀菌效果不佳且受提取水平、成本等条件限制。有机抗菌剂虽然短期内抑菌效果明显,但也存在耐热性差、易分解、有毒副作用等缺点。
 
而无机抗菌剂耐热性好,广谱抗菌,安全性高,持久性好,因此应用十分广泛。
 
抗菌抗病毒材料是以复合材料为载体和融合剂,结合银离子、锌离子、铜离子等金属离子制备而成的,能够发挥出抗菌抗病毒的双重功效,因其优异的性能而得到广泛应用。
 
 
给包装穿上防护服,绿盾问世
 
在这样的情况下,一撕得找到的保护消费者不被细菌和病毒感染的办法,就是给包装穿上一件抗菌抗病毒防护服。
 
当包装物表面被病毒和细菌污染后,抗菌抗病毒的有效成分会攻击细菌病毒,协同破坏其结构、阻碍他们繁殖复制,从而达到杀死细菌病毒的效果,最终保持包装物表面持久的清洁。

而这个所谓的防护服,就是由一撕得研发并推出的“绿盾”抗菌抗病毒材料,包括抗菌抗病毒涂层和抗菌抗病毒塑料,其有效成分包括银离子、锌离子等。
这种材料可有效对抗650种有害细菌病毒,形成盾牌般的安心保护。目前,绿盾已经取得权威微生物检测中心的分析报告,检测结果显示,“绿盾”可有效消灭大肠杆菌、金黄色葡萄球菌、绿脓菌、各种霉菌林球菌、沙眼衣原体以及H1N1、肝炎病毒、禽流感病毒、新冠病毒、艾滋病病毒等等。
“绿盾”塑料是史上首款应用在薄膜上的抗菌抗病毒功能材料;而且能做到高效抗菌抗病毒,抗菌率大于99.9%,抗病毒活性率99.9%;另外产品具备高强度、高韧性、高安全性。
 
 “绿盾”涂层是史上首款用于纸制品的抗菌抗病毒功能材料;能高效抗菌抗病毒,其中抗菌率大于99.9%,抗病毒活性率99.5%;另外还可以防水防雨,绿色环保可回收,充分满足很多消费领域的外包装使用。
 
趋势与未来
 
这种“绿盾”抗菌抗病毒材料问世,对当前的消费行业重启来说是一个好消息。
 
它满足了人们对生活品质提升、身体健康的需求;毕竟,在新冠仍然肆虐,全民努力抗疫的当下,有这样抗菌抗病毒材料用作包装材料,能大大降低消费者的感染风险,保证消费者的健康和安全。
 
其应用也将进入迅速发展的快车道,因此,这种材料对各行业的企业来说都是有很积极的意义。
 
而一撕得如此前瞻性的潜心布局,也彰显了其深耕包装行业,坚持创新,坚持研发的理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