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全降解”这么好,可我们却没有选择它?

2019年7月1日起,《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正式实施,上海开始普遍推行强制垃圾分类。住建部公布,将在全国46个重点城市推行垃圾分类。46个重点城市中的北京、上海、太原、长春、杭州、宁波、广州、宜春、银川九个城市已出台生活垃圾管理条例,明确将垃圾分类纳入法治框架,其中北京是首个立法城市。

 

2019年,一场“垃圾分类”的战役在国内打响。战役以上海为起点,几个月内迅速向全国各地蔓延。如火如荼的“垃圾分类”成为大家茶余饭后热议的焦点,“你是什么垃圾”,还孕育出了不少网络段子。看上去像是新鲜儿的“垃圾分类”其实已经是个老物件儿了,中国在90年代就开始了垃圾分类的倡议,只不过20多年后的今天才开始强制实施。

 

“垃圾分类”的热潮掀起,塑料这个环保宿敌被推上了风口浪尖。塑料被认为是人类最伟大的发明之一,同时也因为其物理化学结构稳定、在自然环境中可能数十至数百年不会被分解,导致“白色污染”成为了一个世界难题。特别是回收难度极大却使用量极大的“塑料袋”俨然成为了环保事业的头号公敌。如何解决这一难题,世界各地的科学家们也在不停地探索——全降解塑料似乎成了大家眼中的希望。

 

和普通塑料不同,全降解塑料的原料相当特别,主要有PBAT、PLA及淀粉改性,在堆肥和填埋情况下,在一年内完全被微生物降解为二氧化碳、甲烷和水,杜绝白色污染。

 

可是这样的好东西,目前国内的推广却不太理想。

“高价”是全生物降解塑料袋的推广痛点。早十余年,全生物降解塑料袋就已经出现在市面上,比如在2007年,永旺就在中国率先开启了全生物降解购物袋的导入,此后也陆续有零售玩家入场,但大多因为高价而中断停滞。当时市面上塑料袋的价格在两角左右,而全生物降解的购物袋价格在一元左右。全降解生物袋原材料也供不应求,比如原料之一的聚乳酸PLA价格已由去年的19000万元/吨左右大幅上涨到目前的28000元/吨左右,且很难买到。这导致其成本比普通塑料袋高上数倍不止。

 

虽然说“在堆肥和填埋情况下能降解”,但是大家都忽略了堆肥和填埋的实际情况。首先,我们国内垃圾末端处理70%以上都是焚烧,不成熟的堆肥与填埋环境导致全降解无法大规模实现。其次,堆肥和填埋需要在特定的湿度,温度,光照等条件下完成,自然条件下根本无法实现降解。所以,全降解成为了一座可望而不可即的“空中楼阁”。

 

货架期短,也是全降解塑料袋的弱点之一。因为其生物特性,全降解的塑料袋暴露在空气中极易氧化降解,导致其货架期相较于普通PE塑料袋要短很多。一般放置半年以上就会自然崩解,失去其承重的功能性。

 

当然,在环保这条路上,我们不可能放弃全降解,也不能忽视全降解产品在环保路上的重要性。相反,在未来,全降解产品肯定会成为一种趋势,可是就像垃圾分类的执行一样,需要一点一点来过渡,操之过急,只会适得其反。

 

那么,既要环保又要实惠,还要耐用,有没有一款这样的塑料袋能够帮我们完美的过渡了?

 

 

2018年,绿天鹅推出的植物塑料 St30,打破了传统淀粉基改性塑料的天花板,使用植物来源的淀粉置换石油来源的塑料,淀粉添加比例高达30%。在保证性能的前提下打破高成本对环保塑料的束缚,实现了从源头减塑,让包装更低碳,更环保!

利用植物塑料St30制作的环保塑料袋Nbag,由30%植物淀粉替代部分PE塑料,率先突破了业界认为的10%-20%淀粉含量的天花板,并且其综合成本可与普通PE袋相近,比全降解塑料袋低2-3倍。

 

其次,Nbag并没有因为淀粉含量的提升而降低本身所需的性能。Nbag环保塑料袋在热封强度、直角撕裂、穿刺强度、拉伸强度等方面都比普通黑袋和国标有绝对的优势。

 

因为国家目前大力推进可持续经济的发展。Nbag环保塑料袋可以说是积极响应国家号召应运而生的。而实际上Nbag环保塑料袋的问世也让许多渴望为环保事业出力而苦于成本压力的企业们,看到了曙光。

 

↓ 部分客户示例